这段时间她跑遍了北京各大医院

2018-01-09 09:19

据医生介绍,溴吡斯的明片是治疗所有重症肌无力的一线药物,也是长期治疗重症肌无力的唯一用药。一旦停药,可能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,包括吞咽、咀嚼、四肢行动。不仅会让轻型患者病情加重,更可能会危及重症患者的生命,如出现呼吸困难等危象。

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、中国医药企业家协会会长于明德曾表示,廉价药品正在以每年几十种的速度消失。国家卫计委相关负责人也指出,一些常用的经典老药出现供应不足甚至断供的情况,是长期以来存在的老大难问题。

廉价药,又被称作基本药物,是指能够满足基本医疗卫生需求,剂型适宜、保证供应、基层能够配备、国民能够公平获得的药品,主要特征是安全、必需、有效、价廉。

溴吡斯的明片,作为重症肌无力患者必备药,也是廉价救命药,每瓶60片只卖30元左右,目前国内只有一家企业生产。而今年9月初,该药由生产企业召回,直接的后果就是多地患者陷入了无药可用的危险境地。药品一度被黑市炒到800多元一瓶。目前全国重症肌无力患者约有60万至100万人。

便宜又好用的廉价药正逐渐从医院和药店淡出。在北京的一家大医院, 0.51元一支的红霉素眼药膏、0.57元一支的红霉素软膏无货,0.92元一支的维生素k注射液也马上断档。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本来就已稀少的廉价药正在从一些医院药品目录中销声匿迹。更令人吃惊的是,很多在各大医院都难觅踪影的廉价救命药、孤儿药,却在黑市上被黄牛高价兜售。

一家大医院药房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,廉价药经常出现厂家停产或者招标采购不上来的情况,有些药品已经处于断货和即将断货的状态。其中,局麻及抗心律失常药品盐酸利多卡因注射液(北京益民)0.96元/支,厂家不生产了;红霉素眼膏(北京双吉)0.51元/支;红霉素软膏(北京双吉) 0.57元/支,无货;治疗出血性疾病的维生素k1注射液(国药容声 0.92元/支,辰欣药业 0.97元/支)也马上进不来货了。

一位多年从事临床工作的医生告诉记者,现在科室里能见到的廉价药品越来越少了,很多以前常年使用、便宜又好用的小药已经在药房断货。令她印象最深的是灯心草,一种利尿中草药,排尿效果特别好。一些剖宫产手术患者,从手术室出来后面临的第一大难关就是排尿、排气。当产妇出现排尿困难时,护士抓一小把灯心草给她煮水喝下,立马见效。这种草药样子长得像方便面,半斤一大包,代煎茶饮一次够50个产妇喝的,费用才1元钱。但是现在这种利尿草药早就在一些医院的药房销声匿迹了。如今医生对于术后排不出尿的患者主要采取导尿方式,费用相对较高不说,患者也非常痛苦。

患者庞女士今年9月份被确诊为眼肌重症肌无力,需要每三个小时服用一次溴吡斯的明片。但可怕的是,这种重症肌无力患者必备药、孤儿药已全国断供。据庞女士介绍,这种病就是不服药的时候眼睛完全睁不开,但是服药之后半个小时就能睁开眼睛,不过它持续的时间短,也就三个小时左右,所以需要经常服用,才能保证一个基本生活。可是最近令她十分焦虑的是,这种必备药非常难找,无处购买。这段时间她跑遍了北京各大医院,协和、301、武警总院等都去了,都没有,最后还是在一家网站上买到了4瓶。

最新传来的消息令人松了一口气。药厂已经在十一后开始生产,加上产品检验等环节,10月下旬,溴吡斯的明片就可以大批上市。

在廉价药中,最受公众关注的就是一些救命药、孤儿药,经常发生断货,危及患者生命。

近年来,很多被长期临床应用证明能治病、治好病的廉价小药正在以每年几十种的速度消失,患者们往往是跑遍了医院和药店也买不到急需的救命药。不过,在黑市上这些廉价救命药却从来没有缺货的时候,而黄牛往往开出几十倍、上百倍的天价。那么,这些救命药为何能在黑市上出现?又是从哪里来的呢?